极客帮系公司丨Ruff:做物联网领域的 Android 平台

Roy Li 不喜欢被称作网红——这会让人忽视他的技术。

e61190ef76c6a7ef3c230ecafafaaf51f2de66d1

Ruff 创始人、著名黑客、网络安全专家 Roy Li(厉晹)讲了个故事。

在一个古村,会游泳的村民每天游到对面采集食物,并分给大家。突然有一天,一个人游累了,想搭座桥。
然而,其他村民认为这毫无意义。只有等桥造出来,人们才发现不会游泳的人也能过河了,食物采得更多,村子变得更繁荣。
对智能硬件的软件开发而言,繁琐的嵌入式开发就像“游泳过河”,Roy 要做的就是用 Javascript 搭座桥,让普通开发者拿到“食物”。
产品发售前,12岁的 Andrew 用 Ruff 给一个交通灯写了程序。
正式推出不到2个月,Ruff 便已小试牛刀:某软件集成商有一个涉及物联网的软件项目,由于缺乏嵌入式开发能力,项目几个月内毫无进展。

而使用 Ruff 后,只靠2名前端工程师便很快解决其软硬件结合问题,且成本大幅下降:仅硬件研发部分就至少节约90%预算。

3b87e950352ac65cd6a4c09ffcf2b21192138abd

注: Roy Li 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,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。
物联网领域的 Android 平台
“我是一个装X不分昼夜不分象限的人。在我日益增长的装X需求下,Ruff 就这么诞生了。”
在一篇名为《写在 Ruff 黎明前》的文章中,Roy 如此介绍产品:“ Ruff 让不会做硬件的软件工程师根据产品经理的创意编写应用,(软件工程师)不用关心底层实现和驱动移植问题,通过开发者建立的应用生态最终解决物联网软件落后的问题。”
该想法诞生于物联网火爆的2014年。当时,谷歌宣布以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公司 Nest。智能硬件也从可穿戴设备延伸到智能电视、智能汽车、医疗健康等领域。
然而,在 Roy 看来,这些硬件都是“伪智能”——兼容性差。“每一家硬件公司都自己写软件,而且写法都不一样,导致产品不能互联互通。这不能改变世界。”
此外,与硬件相比,智能产品的软件相对落后。“今年物联网的设备数量(智能硬件)会超过64亿,比全世界人口都多。但物联网并没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——软件不发达,硬件过于发达。”
高技术门槛束缚软件研发。智能硬件的软件开发方式多为嵌入式。开发者要用C语言,从最基本的驱动写起。
“如果说国内的程序员有185万,能从事嵌入式开发的人可能不到10万。这些人就连 BAT 里都很少。” Roy 感慨道。
他想提高软件兼容性、降低其开发门槛。“过去,手机系统是嵌入式开发,然后被开发门槛更低的 Android 颠覆了,兼容性也大幅提高。我要做的就是物联网领域的 Android 平台。”
开发效率提升20倍
2014年初,他在深圳调研市场,同智能硬件生产厂商交流。聊天中,他发现产品同质化严重。“厂家看到淘宝上自己的友商怎么做,友商做早教机,他就会找人去抄。”
然而,硬件好找,软件难抄。“他跟我说,产品外形一样,塑料比友商便宜5分钱,但软件你抄不来。如果开发难度低一点,以我的硬件实力一定能比他家做得好。”
想法敲定,6月 Roy 回国创业。“我把主战场放在中国,因为中国是智能硬件的出货口,供应链很强大。”
随后,他着手搭建团队。CTO 郑晔是 QCon 出品人、MOCO 框架作者、Oracle Duke 选择奖(旨在表彰全球 Java 技术界的极致创新)获得者。架构师周爱民被 Borland 授予特别贡献奖,写有《大道至简——软件工程实践者的思想》等专著。
Roy 强调,“我们是一家 Global 公司”。
团队聚齐后,他开始找投资。哪位天使投资人能看懂这个项目呢?10月,他找到拥有技术背景的极客帮创始人蒋涛,俩人曾一起吃过面,“算是有一面之缘”。
Roy 用 Lisp 语言而非嵌入式的C语言,在一个 Demo 上跑通命令。

看完,蒋涛只问了一句话:“你们公司注册了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“个人账号拿来,我明天给你打钱。”第2天,300万天使轮融资到账。
接下来,Roy 尝试将开发语言换为 JavaScript 。“很多人都没听过 Lisp,用它只是来证明非嵌入式也能开发智能硬件系统。”与它相比,JavaScript广泛用于Web应用开发,门槛更低。
“跟嵌入式相比,它的开发效率能提升20倍以上,入门级软件开发者都能操作,而且 Bug 少。”
不久,这一想法在12岁的孩子 Andrew 身上验证。其父为惠普高管,得知 Ruff 的项目后,表示兴趣:“如果你们项目真的好,我儿子会写程序,要不让他来试试?”
检验开始。器材为红黄绿3色交通灯,Andrew 要用 JavaScript 实现操作:3色灯光逐个亮起,期间剩余灯光熄灭。3~4个小时后,他成功写出程序并跑通。“ Andrew 以前只是在网上做软件,从来没有通过写程序调动一个真实世界的物体。这才是他想做的事情。”
2015年5月,凭着这个故事,Roy 又拿到4家投资机构的 Term Sheet,最终敲定景林资本,拿到1200万元 Pre-A 轮融资。
系统免费 增值服务收费
将 JavaScript 应用于交通灯操控后,Roy 开始将其拓展至其它硬件。“任何的硬件,只要你遵守我的规范,兼容我的系统,我就可以调用 JavaScript 进行行为控制。”
2016年1月21号,Ruff 1.0版本的开发套件公测,限量300套。开发套件搭载 Ruff 系统,用于软件开发者教学。

购买者多为小米、京东等企业的智能硬件研发部门及芯片厂商,如全志、瑞芯微等。“芯片厂商很愿意把他们未来开发的芯片跟 Ruff 平台进行兼容。”

3ac79f3df8dcd10093e65ecd758b4710b8122fe7

◆  Ruff1.0开发套件
此外,Roy 也对反馈的不良体验进行改进。“比如,一些文档描述得不清楚,有的命令输入过多,Wi-Fi 配置不够方便。”

5月6日,Ruff 开发套件在微店开卖,售价298元。当天,微店销售总量100多套,首月销售1000多套。

Ruff 采取系统免费、增值服务收费的策略。如果硬件企业想通过 Ruff 与其他企业的软件适配,公司会按照调用次数收费。
“比如硬件企业想接入科大讯飞的云输入,Ruff 负责科大讯飞云输入的分发,硬件企业就要从我这购买服务,可能是调用一次请求交多少钱。理论上,它如果不通过我的系统直接同科大讯飞连接,也可以做到。问题在于,科大迅飞可能为了这一个硬件开发系统么?”
Ruff 也为企业对接上下游的安全厂商。国内一家大型铝切割工厂,每年因操作失误要伤亡10几个人。为安全起见,企业希望安装传感器等设施,以规避事故。但西门子仅一期软件报价就高达2000万。
后来,企业通过 Ruff,找到一家安全公司,后者使用 Ruff 开发软件,节约时间及人力成本,第一期仅收取150万~200万费用。
“我们有一个开放的平台,可以让开发者把与Ruff兼容的驱动、软件包提交上来,其他人只要下载驱动,就可以对装有 Ruff 的硬件进行操作。”Roy 想搭建一个生态,随着平台程序的增多,其丰富性会自然形成壁垒。
文| 铅笔道 记者 吕三龙,极客帮已获得转载授权。

Leave a Comment

Filed under 企业报道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